k5电竞

中国·广州
k5电竞知识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k5电竞知识 > >

中国古代玉料来源的多元一体化进程

  • 发表于:2020-05-01 21:35 来源:未知 点击:
  • 一、引言
    研究中国古代玉器,重点在于料、工、形、纹和文化五个方面,只是长期以来,研究多集中在后面三个方面,而前两个方面,近几年也开始引起学者们的注意。玉料和玉工的研究因需要跨学科知识,有一定难度,笔者在此将这些年来的一些玉矿调查与自己的工作实践相结合,谈谈自己对古代玉料来源的一些认识。需要说明的是,笔者在文中所讲的玉料,仅指狭义的真玉,即“透闪石玉”,并非指古代广义的玉的范围,水晶、玛瑙、松石、玉髓等彩石类玉,不在本文讨论范畴。
    中国是一个透闪石玉矿资源十分丰富的国家。古代文献中虽然没有一本专门系统对玉产地详细记述  的书,但一直有零星描述,如《山海经》、《尚书·禹贡》、《尔雅》、《吕氏春秋》、《韩非子》、《太平御览》、《史记》、《汉书》等等。《山海经》中提到的玉产地就有200多处,虽然许多是神话故事和传说的地名,但还是有一定的参考价值。根据目前的地质资料,中国已知的透闪石玉矿带、矿床或矿点计有20多处,分布于十几个省区。新疆地区矿点最多,有和田、塔什库尔干、叶城、皮山、于田、且末、若羌等地,其他省份如青海、辽宁、吉林、河南、四川、广西、贵 州、江苏、陕西、甘肃多地,都发现有透闪石玉矿。其中许多玉矿发现有古矿口,说明有些玉矿在古代已有开采。
    对于中国古代玉料问题,笔者关注已久。因透闪石玉矿资源很多,矿物组成也基本一致,而古代玉器又无法进行有损检测,成品靠肉眼区别的难度较大,加上高古玉沁色对产地判断有一定干扰,故目前仅通过科学仪器检测还无法准确判断出玉料产源地,更多的还是要 靠肉眼及经验进行判断。因此,在此问题研究中,笔者目前依据的仍然是以考古发现为线索,结合文献研究和肉眼实物比对,并以科学仪器检测为辅加以综合分析。

     
    二 中国古代玉料来源的多元一体化进程
    (一)早期中国时期
    中国史前时期玉料来源以“就地取材”和“就近取材”为主。下面以红山、良渚、石峁、齐家文化玉器的玉料为例:从目前玉矿调查来看,红山文化玉器玉料来源以附近辽宁岫岩及 海城地区所产的透闪石玉为主,基本为当地俗称的“河磨玉”子料,主 要有岫岩河磨玉和海城析木河磨玉〔图一,图二〕。河磨玉颜色较为丰 富,从黄白、黄色、黄绿色到深绿及带糖色料均有,这些玉料的结构及 外皮特征和目前考古出土的红山文化玉器十分相似〔图三〕,出产海拔 不高,在河床中捡拾也十分方便,玉料品质非常好。目前的研究已表 明,这些玉料是东北地区新石器时代红山文化玉器的主要来源 。

    〔图一〕辽宁岫岩河磨玉子料

    辽宁岫岩河磨玉子料


    〔图二〕辽宁海城析木河磨玉

    辽宁海城析木河磨玉

    良渚文化玉料来源目前看有两类,一类是黄绿色玉,玉质纯净细腻,类似岫岩的透闪石玉,如江苏吴县张陵山出土的玉兽面纹镯〔图四〕和玉蛙。不排除此类玉料是通过山东半岛传至良渚文化区的岫岩透  闪石玉料。良渚玉料还有一类是具有较多斑晶结构,质地并不细腻的透闪石玉料,主要分布在江苏和浙江地区,虽然大多数已受沁为鸡骨白色,但是从部分受沁不严重的玉器上还是能看出玉料的本来结构,颜色多呈现为绿色或褐红色〔图五,图六〕。故宫博物院藏有乾隆御题的良渚玉琮,玉琮内孔在乾隆时期因要放入珐琅胆改制成香薰使用,曾重新打过孔,可以看出原玉料为带有杂质斑块豆点的绿色玉料〔图七〕。虽然目前还未找到良渚玉料的来源地,但从发现的治玉作坊看,玉料产源地应距良渚文化区不远。
     

    〔图三:1〕玉人正面 牛河梁16地点出土

     玉人正面

    〔图三:2〕玉人背面,有河磨玉皮色

    玉人背面, 有河磨玉皮色

    〔图四〕玉兽面纹镯 江苏吴县张陵山4号墓出土

    玉兽面纹镯

    〔图五〕玉琮 浙江余杭反山23号墓出土

    玉琮

    〔图六〕玉龟 浙江余杭反山17号墓出土

    玉龟

    〔图七〕乾隆御题良渚玉琮 故宫博物院藏

     乾隆御题良渚玉琮

     

    这些年陕西石峁文化备受关注,其玉器来源也较为复杂。笔者认为其中一类表面呈黑色,但透光照为黄褐色或绿褐色的玉料是石峁人自己最常使用的玉料。笔者曾与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专业人员一起  对故宫所藏的石峁玉器进行检测,均为透闪石玉〔图八〕。这类玉料虽然在其他文化中有零星发现,但估计是文化交流所致,真正的产源地应在陕西一带的石峁文化圈内。

    〔图八〕石峁文化玉刀  新51689  故宫博物院藏

    石峁文化玉刀

     

    甘肃青海一带的齐家文化玉器,玉料使用十分复杂,从目前的检测看,有石英岩质玉、蛇纹石玉, 有透闪石含量低于85%的玉,也有透闪石含量达到95%以上的真玉。从目前对玉矿及古玉矿遗址的调查来看,甘肃本地的玉矿资源十分丰富。这些年在甘肃境内临洮峡口镇的马衔山、肃北县的马鬃山、敦煌的   三危山等地都发现了透闪石玉矿,而在武山和临夏地区则发现了蛇纹石玉矿。三处透闪石玉矿的发现尤为重要,而且这些地方都发现了古代的玉矿开采遗迹。综合近年发现,以及部分玉矿与齐家玉器的比对,齐家玉器的玉料极可能来源于甘肃地区 。不过从地理位置上来看,马衔山距离中原地区最近,也距齐家文化区最近,而马鬃山及三危山则在甘肃西北地区,距离较远〔图九〕,笔者认为齐家文化玉料的来源地主要是马衔山玉矿。

    〔图九〕甘肃地区古代玉矿点  采自百度地图定位

    甘肃地区古代玉矿点


    马衔山位于临洮县上营乡和峡口镇境内,海拔不高。目前看到的马衔山出产的玉料,玉色材质与齐家玉器有很大的相似性,有透闪石含量不高的玉 料,也有透闪石含量高于95%以上的优质玉料。其玉矿资源距地表较近或裸露于地表,山料带有糖色或风化皮。另外,马衔山一带也出产子料。山料和子料均较易捡得和开采〔图十〕。而马衔山附近 的临洮、广和、康乐等地就出土有齐家文化玉器〔图十一〕。

    〔图十〕马衔山玉子料

    马衔山玉子料


    〔图十一〕齐家文化玉琮  甘肃临洮出土  采自《中国出土玉器全集》第15卷,页38

    齐家文化玉琮

    对马衔山玉矿的调查始于上世纪90 年代中期 ,据说马衔山也有古代玉矿坑,但是这些年一直没有进行正式的考古调查,地质工作者也没有对 其进行实际详细的检测研究。目前马衔山玉矿私人 开采的最多,从其制作的仿齐家文化的假古玉器看 也最接近齐家文化玉料。有些学者认为齐家文化玉器中有来自新疆和田 的玉料,尤其是一些白色玉器 。那么,和田玉是否早在齐家文化时期,距今(4300年-3600年前) 就已进入甘青地区呢?

    据笔者这几年对新疆玉矿的调查,新疆和田地区古代容易开采的玉料是河中子料,这种情况一直 延续到明代。明《天工开物》一书记载,来自新疆地区的玉料多采自和田地区的白玉河和绿玉河,夏季来临,人们多至河中捞玉〔图十二,图十三〕。另外,我们目前看到无论古代还是现代的和田玉子料〔图十四〕,很少带有糖色(糖色主要是山料玉常见的次生色),更少见带有厚厚的风化皮。所以齐家玉器中大量带有糖色或风化皮的白玉料和青玉料不可能来自和田的子料。虽然在昆仑山所产的山料中,有糖色和风化皮的存在,但昆仑山海拔高,开采不易, 即使清代也是国家组织有限开采,仅集中在几个矿点, 并没有大规模开发,更不要说4000年前的齐家人了。所以,即使在目前发现的齐家玉器中,有让人怀疑的可能来自新疆昆仑山的玉器,其玉料也不会是来自于遥远的 新疆西部昆仑山,而可能是临近齐家文化地区的青海地 区东昆仑山脉的玉料被偶然零星地带到齐家文化区域。 但这应该不是齐家文化用玉的主要来源,也不能支持新 疆和田玉此时已进入中原文化的视野。另外,早在齐家 时期就有了和西域沟通的玉石之路或说玉帛之路的观点,笔者认为并不存在。

    〔图十二〕《天工开物》中记载的于阗白玉河

    《天工开物》

    〔图十三〕《天工开物》中记载的于阗绿玉河中捞玉情景

    天工开物


    〔图十四〕现代优质和田玉子料   2006年摄

    现代优质和田玉子料

     

    (二)商代时期
    因1976年安阳殷墟妇好墓发现有755件玉器,早在上世纪80年代左右,即有学者指出妇好墓中有和田 玉 ,新疆和田玉商代已进入中原,这一观点被大家接受并沿用至今。笔者以前也一直人云亦云地认为妇好墓 中已有和田玉。直至2016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要在首都博物馆举办“纪念殷墟妇好墓考古发掘四十周年展”,展览之前,2015年底至2016年初,笔者有幸参与了社科院文保中心对妇好墓出土的玉器进行的科技检测。带着对玉料的关注,检测小组专门对一批原来认为是和田子料的玉器进行了能谱成分及沁色分析,结果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原本以为是和田子料,其上有和田子料明显特征的玉皮色经检测并非皮色,而是埋入地下后受环境影响沁入的次生色,检测为水银沁色;此外,从外观看这件玉器也非子料〔图十五〕。由此也使得我对妇好墓中有和田玉的看法产生了怀疑,在以后的检测过程中,也没有发现具有和田子料典型特征的玉器,倒是发现不少带有水银沁色的玉器。笔者同时仔细查验了1200多件故宫博物院所藏的商代玉器,直至目前并没有看到和田玉的影子。所以,笔者认为和田玉在商代时期就已传入中原的看法并不正确。
    那么,商代玉料主要来自于何处呢?前面已经提到,甘肃地区的马鬃山发现有山料玉和戈壁料玉,马衔山有山料玉和子料玉,三危山有透闪石玉。而邻近甘肃的青海地区 以及青海甘肃交界的祁连山区也发现有玉矿。青海玉矿的规模很大,主 要在格尔木地区,属于昆仑山脉东缘入青海省的部分,从上世纪90年代 初即有开采,主要是山料,也有少量戈壁料和山流水料。祁连山地区近些  年也发现有玉矿,甚至发现非常好的碧玉矿。这两个地区海拔都在4000  米以上,估计古代开采山料可能性较小,但是因相对海拔落差在1000米 以内,捡到山流水料及戈壁料的可能性很大。目前看到的商周玉器中,部  分白色且透明度较高的玉器,以及内部带“水线”的玉器,不排除来自青海 地区,即属于东部昆仑山脉的玉料。而从齐家到汉代零星所见的碧玉料玉 器,也很可能来自于祁连山地区。总之,目前笔者认为大量的商代玉器应  该是使用的甘肃、青海、祁连山及以东地区所产的玉料,并不涉及西部昆仑 山的玉料。当然,此时应该还在使用其他地区玉料,比如东北地区玉料,  就地取材以及就近取材的原则也依然存在,只是玉料来源中西部地区玉料 比例逐渐增多,而良渚文化及石峁文化那种典型地方特征玉料基本不见。

    〔图十五〕商代玉羊首(原认为是和田子料)殷墟妇好墓出土   采自《中国出土玉器全集》第5卷,页45

    商代玉羊首

     

    (三)西周时期
    西周时期玉料来源也扑朔迷离,虽有周穆王东巡见西王母的传说,但并不能证明西王母居住的昆仑   山就是出产和田子料的西部昆仑山,而很可能指的是青海境内的东部昆仑山。但是笔者认为开采昆仑山   山料的可能性不大,只可能是捡拾山流水料和戈壁料。
    总体来说,西周玉料主要还是来自于甘青及以东地区。前文一再提到的甘肃地区马衔山的玉矿,露头明显,产状特征和商周时期的玉器材质多有相似。除了马衔山玉矿外,敦煌旱峡三危山地区的透闪石玉矿早在2012年前后就被发现,后来遭私人盗挖,这一行为将古代矿坑遗址破坏得非常严重。2015年甘肃省考古所对旱峡玉矿遗址进行了调查,发现遗址面积大约3000平方公里,另发现有矿坑、矿沟、房   址、岗哨等140余处,还发现大量玉料、玉器、陶器,玉料经检测多为透闪石玉,少量为蛇纹玉。该遗址时代为骟马文化,约为公元前1000年左右,相当于中原的西周时期 。
    当然,不排除此时有通过交换等渠道零星进入中原的和田玉子料,但还未见实物例证。另外,如果说此时已出现一条沟通西域和中原的和田玉东进之路还为时过早,没有任何证据支持这一观点。
     
    (四)春秋、战国时期
    春秋战国时期,文献中关于玉的记载开始丰富起来。如《尔雅·释地》:东方之美者, 有医无闾之珣玗琪焉( 注: 医无闾, 山名。今在辽东, 珣玗琪, 玉属)……西方之美者,有霍山之多珠玉焉(霍山,今在平阳永安县东北。珠,如今杂珠而精好),西北之美者,有昆仑虚之璆、琳、琅、玕焉(注:缪琳,美玉名,琅玕,状似珠也。《山海经》曰:昆仑山有琅玕树)。《管子·揆度》:北用禺氏之玉,南贵江汉之珠。文献中的医无闾山、霍山、昆仑山及禺氏,都是产玉之地。据文中注,医无闾山在辽东地区,上古文献中,这一地区所产的玉又称为“夷玉”、“珣玗琪”,医无闾山可能是古代先民对辽东出产玉石的山脉泛  称,可以和现在的辽宁岫岩一带透闪石玉矿对应。战国时期此处玉矿可能依然开采。因《说文解字》中对珣字的解释是,“医无闾珣玗琪,《周书》所谓夷玉也” ,说明汉代人依然知道东北有夷玉,且在医无闾山中。岫岩、海城一带的透闪石子料玉十分易得,既然远古的红山人已经开采利用东北的夷玉,《尚书》、《禹贡》等先秦文献中也一直有记载,战汉时期人们继续使用十分正常。只是目前还需要和考古出土实   物进行比对。霍山可能在山西的霍州一带,是否有玉矿还未知。禺氏据唐代房玄龄注,则是“西北戎名,玉之所出”,估计是西北甘青地区的玉矿点。昆仑虚应指昆仑山,是否为新疆和田地区的西部昆仑山还无法证实,笔者认为更可能指的是东部昆仑山。依据这一时期的文献,说明产玉的地点很多,而且昆仑山所产的美玉已走上历史舞台。
    先秦文献中关于昆山之玉的记载较多,但和田玉此时是否东进尚需实物例证。有幸的是,笔者确实在目前的传世玉器中发现了和田玉子料的踪迹,故宫博物院就有清宫旧藏的战国时期和田子料玉器〔图十六至图十九〕。此虽为传世玉器,但笔者相信,考古出土玉器中也应能找到和田子料的身影。战国时期,应该已有和田玉零星进入中原地区。只是此时和田玉的东进是偶尔无意识的被动行为,各诸侯国用玉来源主要还是甘青及以东地区的玉料。

    〔图十六〕战国和田子料玉佩饰   故84565 故宫博物院藏

    战国和田子料玉佩饰


    〔图十七〕玉佩饰上的和田子料黄皮

    玉佩饰上的和田子料黄皮


    〔图十八〕战国玉韘    故84513 故宫博物院藏

    战国玉

    〔图十九〕战国玉韘上的玉皮色    故84513 故宫博物院藏 

    战国玉韘上的玉皮色

    (五)两汉时期
    两汉时期是新疆和田玉进入中原的重要节点,也是和田玉和地方玉从混杂使用到和田玉一统中原的   过渡时期。笔者将考古出土玉器与当前玉矿进行比对,汉代玉料大致分为三个来源地:新疆和田地区、甘肃地区及其他地区。和田在历史上不同时期、不同民族对其称呼并不相同,如汉代称于阗。《史记》中于阗写作于寘,但到《汉书·西域传》和《后汉书·西域传》则均写作于阗。《大唐西域记》称作“瞿萨旦那”,《唐书·西域传》亦称于阗曰“涣那、屈丹”,北狄称其为“于遁”,诸胡称其为“豁旦”。元代以来史书又多称“兀丹、忽炭、斡  端”等。但大多数时间称为“于阗”。上述不同名字只是不同的译名而已。清代乾隆帝认为“于阗”一词实乃翻译错误,应译为“和阗”,遂改“于阗”为“和阗” 。新中国成立后,1959年将“阗”简化为“田”字。在张骞通西域之前,其实已有于阗国。但汉文文献中尚无于阗之名出现。“于阗”一名最早见于《史  记·大宛列传》:大宛在匈奴西南,在汉正西,去汉可万里。……东则扞罙、于寘。于寘之西,则水皆西流,注西海;其东水东流,注盐泽。盐泽潜行地下,其南则河源出焉。多玉石,河注中国。司马迁在《史记》中对张骞出使西域的评价很高,称 :骞所遣使通大夏之属者,皆颇与其人俱来。于是西北国始通于汉矣。然张骞凿空,其后使往者皆称博望侯,以为质于外国。司马迁称张骞为“凿空”西域,使本无道路的西域之道相通,从中可以想象张骞通西域前,国人对西  域及中国以外的地域知之甚少,即使是司马迁这样知识渊博的历史学家,对西域及更远的世界所知也不  多,所以才对张骞回来叙述的各国地理、文化、物产详细记录,记曰:“汉使穷河源,河源出于寘,其山  多玉石,采来。天子案古图书,名河所岀山曰昆仑云。”         可以说,张骞通西域后,人们才知道昆仑山到底在哪,汉武帝才第一次将昆仑山定位到了和田的昆仑山。如果说汉以前人们对昆仑山的认识只是东部  昆仑山的话,到张骞通西域后,人们才真正走到了西部昆仑山。

     正是因为司马迁记录下来张骞通西域时的所见所闻,才确切知道了于阗国以及于阗国出玉石。在此之前,汉人应只知西域有玉石,昆仑山有玉石,但未必知道很多玉石是出自于阗 。如果说和田玉在张骞通西域前只是偶尔零星、非主动地进入中原王朝的话,而随着张骞归汉,公元前126年将于阗国产玉的信息带回中原,和田玉才正式进入皇室贵族的视野。此后,随着汉武帝对匈奴多次用兵,以及后来西域都护府的设立,中原王朝对和田玉的需求则变成主动和有意识的,和田玉开始源源不地输入中原。这一现象汉武帝时还不甚明显,估计数量不算很多,但西汉曾当过27天皇帝的海昏侯刘贺墓中,已经发现了和田子料。而目前发现最好的以和田子料雕琢的玉器则出现在汉元帝(前74年-前33年)渭陵的陵庙内,其出 土的玉鹰、玉辟邪〔图二十,图二十一〕、玉羽人骑天马、玉熊等,都是典型的和田白玉子料,其子料的皮色也都保留在玉器之上。此时优质的和田子料逐渐得到皇室的喜爱并成为皇室用玉的主流。

    〔图二十〕和田子料制作的玉鹰    陕西汉元帝渭陵出土   采自《中国出土玉器全集》第14卷,页160

    和田子料制作的玉鹰

    〔图二十一〕和田子料玉辟邪  西安汉元帝渭陵出土  采自《中国出土玉器全集》第14卷,页164

    和田子料玉辟邪

     

    东汉时期,王侯墓中用和田上等白玉或青玉的情况更为多见,如佩饰中的刚卯、司南佩,甚至一些葬玉如玉握猪、玉蝉琀〔图二十二〕、 玉窍塞等,都会用优质而没有瑕疵的和田子料玉制作。

    〔图二十二〕汉代带皮和田子料玉琀蝉    故84637 故宫博物院藏

    汉代带皮和田子料玉琀蝉
     

    比起中国境内其他地区所产之玉,产自新疆的和田玉质地细腻, 油性足,其子料的外皮有些十分美观,可巧色利用。这种优质的和田玉一但大量进入中原,就逐渐以质优物美打败了其他地区所产的玉, 成为制作玉器的最佳原料。但是,和田玉输入的数量毕竟有限,甘肃地区玉矿在汉代依然大规模开采使用,目前考古正式发掘的是甘肃肃北的马鬃山玉矿。马鬃山地区又称作北山地区,平均海拔才2000米左右,主要由中低山和残丘地貌组成。这里矿产资源非常丰富。2007年开始,甘肃省文物考古所和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在肃北进行调查时,发现此 处有古玉矿遗址,以后多次复查和调查,在地表发现有大量废弃的玉料,并采集到石器、陶器等遗物 。2011至2014年,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正式对马鬃山镇的河盐湖径保尔草场和寒窑子草场两处玉矿遗址进行了调查和发掘〔图二十三,图二十四〕,从目前发表的材料看, 经保尔草场在镇西北约22公里,发现了古玉矿坑266处,石料堆积39 处、灰坑49个、房址30座,还有灰沟、岗哨、石台基遗址等等。古玉矿坑均为露天开采〔图二十五〕,形制多样,有浅坑、深井和沟槽,其中以浅坑为主。矿坑开采有早晚,口大底小,坑口周围堆积大量石料, 散落分布有各种人工遗物,如石锤,铜镞等。发掘的半地穴式房址多为拣选玉料的作坊,在作坊遗址中,发现了玉料与毛坯。玉料的形体不大,有的是初选后的精料,有的是边角废料,多青色玉、青灰色、浅黄色和糖色玉,少量为白玉,均是透闪石玉料。玉料外有或薄或厚的石皮,多呈白色、黄色或者绿色〔图二十六,图二十七〕。毛坯料形体较小,形制一般不规则,局部经过磨制,较光滑。部分灶坑内出土经火烧的玉料。遗址内还发现有少量戈壁料。另外还发现有开矿用的石锤、石凿、石斧等工具,选料和加工使用的磨石、铜锥、铁器等。甚至还有岗哨、战争防御用的武器。寒窑子草场在马鬃山镇东北37公里处, 也发现了矿坑6处,斜井1处,石料堆积2处,防御遗存1处,其玉矿遗址规模较小,玉料多青玉,且以露天开采为主〔图二十八〕。

    〔图二十三〕甘肃肃北马鬃山玉矿遗址位置图  采自《考古》2015年第7期

    甘肃肃北马鬃山玉矿遗址位置图

    〔图二十四〕甘肃马鬃山古玉矿遗址

    甘肃马鬃山古玉矿遗址

    〔图二十五〕马鬃山古矿洞

    马鬃山古矿洞

    〔图二十六〕玉料   甘肃马鬃山古玉矿遗址出土采自《考古》2015年第7期

    〔图二十六〕玉料

    〔图二十六〕玉料

    〔图二十七〕玉料   甘肃马鬃山古玉矿遗址灰坑内出土采自《考古》2016年第1期

    玉料

    〔图二十八〕玉料   甘肃马鬃山寒窑子草场出土采自《考古》2015年第7期

    玉料

     

    清代开采斜井,说明东汉以后,此处遗址还可能有零星开采。这一点在文献中有所佐证:马鬃山在明代属 哈密卫管辖,《大明一统志》记载:马鬃山在哈密东南 境,近有望乡岭,岭上石龛有李陵题字处。哈密卫的土产有:马、槖驼、玉石、镔铁等 。推测明清时马鬃山玉矿还有开采,只是规模很小。

    〔图二十九〕旱峡玉矿中发现古代玉料的切剖面于明先生提供



    〔图三十〕敦煌三危山旱峡玉矿玉料  图片来源于网络


     

    对于马鬃山玉矿遗址上限是否能达到四坝文化时期,考古界因对采集陶片的看法不同还有所争议。 骟马文化是以上世纪50年代在玉门骟马村发现的一组骟马式陶器而命名,其分布范围主要在酒泉、玉门一带。一般认为,骟马文化的绝对年代约在公元前1000,即距今3000年左右,上限不早于四坝文化。但其年代下限,学术界还有争议,有认为在西周至春秋时期,有认为在战国时期,也有认为晚至秦汉或更晚。而在马鬃山遗址的发掘中,发掘者发现出土的遗存有两类:一类为汉代遗存,一类为骟马文化遗存, 多次的发掘活动都证实了两者属共存关系。西北师范大学的李萌先生认为,马鬃山玉矿遗址发现的和汉文化共存的骟马文化遗存可能与历史上的月氏游牧人  群存在着密切的联系,可能是还没有西迁的小月氏人的文化遗留。当汉王朝控制此处后,他们臣服于汉廷,接受管理,并与中原汉人一起开采这里的玉矿 。
    马鬃山玉矿遗址在汉代处于凉州刺史部的敦煌郡管辖之内,从大规模的开采使用遗迹看,政府在这   里可能设立了专门机构进行玉石资源的开采。不过,由于这里紧邻北方的匈奴汗国,为防止匈奴的袭扰,中央政府在这里设立岗哨,驻扎军队,可能还承担着后勤保障、运输玉料的任务。所用的劳动力有当地人还有内地的汉人。发掘者认为,马鬃山玉矿遗址是我国目前发现的唯一一处由防御区、采矿区和选料区等共同组成的早期玉矿遗址,展示了当时矿区的社会组织与管理。
    既然马鬃山玉矿遗址在汉代有明确大规模的国家开采行为,其玉料必然在汉代治玉中使用。而遗址   只发现开采的玉料,并没有发现治玉成器的作坊遗址,说明玉器的成品制作根本不在此处。目前还没有对马鬃山玉料和汉代玉器成品进行科技检测,笔者也只能通过目测汉代玉器成品与玉料颜色、外观形状进行推测比对。

    〔图三十一〕四神纹玉铺首   陕西茂陵出土   采自《中国出土玉器全集》第14卷,页132

    四神纹玉铺首

     

    除了马鬃山玉矿遗址外,甘肃敦煌三危山旱峡玉矿遗址〔图 二十九,图三十〕、临洮马衔山玉矿以及祁连山区玉矿在汉代也可 能都有开采。甘肃地区玉矿也应是汉代玉料的主要产源地。
    除上述和田地区玉料及甘肃地区玉料以外,汉代文献中也有 新疆其他地区出产玉料的记载,这些出产玉石的地方和现在新疆 开采玉矿的地方均吻合。如鄯善国、莎车国、西夜国等就是现在 新疆的若羌、莎车、叶城地区,这些地区现在依然出产玉料。另外,青海地区、辽东地区的玉料也继续使用。还有文献中皇后赵飞燕的昭阳殿中挂着“蓝田璧” ,说明陕西的蓝田玉也是当时的美玉,而经过科技检测的茂陵陵园内出土的兽面纹青玉铺首〔图三十一〕,即被认为是蓝田玉 。
    从时间段看,西汉早期墓葬中出土的玉器质地确实较为复 杂,各种玉料都在使用。如南越王墓中出土的许多玉器,虽然有着精美异常的纹饰,但玉质本身并不算好,许多葬玉甚至装饰用玉是使用较差的青玉或地方玉制作;徐州狮子山汉墓出土玉器的玉料比南越王墓玉器用料要好很多,但细看玉质大多带有糖色, 应不是来自新疆和田的玉料〔图三十二〕。西汉中期,张骞凿空西域以后,和田玉开始较多的进入中原,但此时也并非都用和田玉,依然会延续商周以来所用的玉料,甘肃马鬃山的玉矿遗址说明汉代依然会大量使用甘肃地区的玉料。东汉时期其他地方玉料 依然还会使用,只是与优质的和田玉相比,材质上的劣势一目了然,处于玉料来源的从属地位。皇室及王后用玉主流开始以和田玉为主。西汉中晚期到东汉时期也是中国古代玉料由多元走向一体的重要时期。

    〔图三十二〕西汉早期玉龙形佩   徐州狮子山汉墓出土  采自《中国出土玉器全集》第7卷,页124

    西汉早期玉龙形佩

     

    (六)汉以后至清代
    魏晋南北朝时期虽然社会动荡,新疆和田玉进入中原的玉路不畅,但优质和田玉雄霸玉料市场的趋势并未改变。隋唐以后,从目前所见出土及传世玉器看,和田玉真正完全占据了玉作市场的统治地位,其他地方透闪石玉材基本退出了历史舞台,如唐代西安何家村窖藏出土的和田玉玉带、玉杯等〔图三十三〕。此时中国古代玉料来源的多元一体化进程最终完成 。以后见到的出土及传世透闪石玉器基本都是和田玉,如金代北京房山区长沟峪石椁墓出土的折枝花佩〔图三十四〕,清宫旧藏的大量和田玉器实物〔图三十五〕及和田玉子料〔图三十六〕。乾隆二十五年以后,新疆和田玉以春秋两季官办进贡的形式输入宫廷,形成正式的贡玉制度,将玉料使用的一体化推向了高峰。

    〔图三十三〕狮纹玉带  西安何家村唐代窖藏出土

    图三十三〕狮纹玉带

    〔图三十五〕清乾隆和田子料采玉图山子   故103166 故宫博物院藏

    清乾隆和田子料采玉图山子

    〔图三十四〕金代折枝花佩  北京房山区长沟峪石椁墓出土

    金代折枝花佩

    〔图三十六〕清代和田白玉带皮子料    故103774 故宫博物院藏

    清代和田白玉带皮子料
     

    需要补充的是,乾隆时期随着对新疆玉矿资源的更多发现,新疆南疆的且末、若羌等中部昆仑山的山料以及北疆玛纳斯的玉料也有开采和使用,只是占比远远小于和田玉的开采利用。

    综上所述,中国古代玉器用料来源复杂,从史前到隋唐,玉料来源由多元走向一体。实物例证说明,史前时期,玉料来源以“就近取材”或“就地取材”为主,商周时期虽然还基本延续这一使用原则,玉料来源以甘青及以东地区的各个地方透闪石玉种为主,但玉料来源开始向西北地区集中,这一时期并没  有发现新疆和田玉的身影。春秋战国时期,虽然发现了部分使用的和田子料玉器,但此时和田玉进入中  原是偶然零星和无意识的被动输入,真正中原地区有意识的主动输入和田玉,是在西汉张骞凿空西域以后,随着对于阗国产玉的认识及主动有意识的需求,新疆和田玉开始大量进入中原。但此时,玉料来源还是多元化的,甘肃、青海等多地玉料都还在大量使用。只是,张骞通西域是中国古代玉料由多元走向一体的重要节点。西汉中后期以后和田玉凭着优良的材质成为皇家用玉的主流。东汉时期和田玉打败了  各个地方玉种,逐渐占据中原王朝皇室及王侯玉料使用的主导地位,此时也是中国古代玉料来源由多元  走向一体的重要时期,和田玉逐渐成为中华玉文化玉料的主要来源。不过,笔者认为,到了隋唐时期,和田玉才真正完全占据了玉作市场的统治地位,其它地方透闪石玉材基本退出了历史舞台,中国古代玉料来源的多元一体化进程最终完成。清代乾隆时期实行的贡玉制度将和田玉的使用推上了历史的高峰。
     
    [作者单位:故宫博物院器物部]
    (责任编辑:张 露)

  • 上一篇:仕女图:美不过三代 康雍乾瓷器美人举隅 下一篇:从大盂鼎和大克鼎传世善本看潘祖荫的吉金收藏
  • 在线留言